当前位置:安利娱乐首页 > 安利娱乐 > 正文

安利一位“古风”作词人:王健的女人歌和《三

07-14 安利娱乐

  安利一位“古风”作词人:王健的女人歌和《三国演义》的男人戏王健给《三国演义》所作的…,也有偏•“古风…”的词★◇。对于如今的我们来说=●,似乎越书面的词☆…、越少在生活中使用的词□,堆砌起来的意象就越-◇“古风▼”-▷,就有人总结过用词规律=。

  歌词不是看的而是听的▲=,不是读的而是唱的▪,因此它必须寓深刻于浅显▲,寓隐约于明朗▲,寓曲折于直白△◇,寓文于野★◆,寓雅于俗■。

  古风歌里也有很多歌唱祖国的……,什么龙啊耀君◁▷,虽然也能打一针鸡血▽▪,却难有更广泛共鸣▲◆。这是因为理想化也分很多种☆•,《民得平安天下安》里那种心苦力艰的理想是让人愿意去相信的○=、甚至愿意自己去追求的◇▲。古风歌里很多的理想化是相对幼稚的▼,像小朋友上去作了一首朗诵◆▽,模样可爱…▼,声音清澈△▼,还有老师进行设计过的动作★,但是你总是能明白这是一场表演▪▼。

  王健为人低调■,加上名字没有女性符号○,很长时间里观众都以为她是男性▪,在那个书信往来的年代里还有姑娘给她寄自己的玉照□。王健本人甚至没什么好介绍的▲,个人经历少到比大学生求职的A4单张简历还少☆,她甚至是1984年退休后才比较多歌词作品▲。

  一方面是因为词库太狭窄了△,一方面是过于矫揉造作▷,追求标新立异结果沦为了无知的媚俗▼。

  我倒是觉得▪○“古风歌▽□”这个提法很怪○=,不知道是谁先提出来的•…,因为古风歌词一直是存在的(音痴不懂曲)◇,而且水平都不错▷。有人提议金庸剧的一些歌曲◇,不论是香港还是内地拍的◇,并且都能做到词浅情深○◇。如果这是一种风格◇•,一直存在▷,如果这是一个圈…,那线▷■,本文说的是古风歌及相似风格的歌曲◇,至于小圈子认定规则一律无视●;

  博主@王左中右 认为 ★▲“不吹牛◆,这种歌◇★,你们一天也都能写四公斤•”◁●,-“烂歌驱逐好歌…”▪,•“一首《凉凉》的流行★,赶走了《青花瓷》◇”……不过我作为一个连《青花瓷》都看不上的人(详见《毁掉古风小清新○:《青花瓷》自顾自无知=▪,我眼带讽刺

  这水草如果单独生长在岸上▲,就如同现在很多古风歌一样☆,好看也不好看了▲。但是如果它曾经长在水中★-,取出来变成了干草珍存■,也会令人看一次感叹一次的☆,因为你永远记得它曾经风华正茂的样子○■,而不是脑补出来的碎片☆▲。

  撇开作词本身的水准高低不说△◇,这首歌的角度就和现在的古风歌完全不同■:现在的古风歌不管意境如何支离破碎▼◆,但都是努力让听歌的人成为意境里的人物▼;可这首歌却保持着一种疏离的现代立场…。

  很显然◁,现在很多古风歌词是在背离这个逻辑的▽,除了用词的问题▪,还有堆砌逻辑的问题▪。词当然可以堆砌△•,■▷“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就是很明显在堆砌☆★,但是这些意象之间虽然没有动词连接☆,是一种留白☆◇,可逻辑是顺利的☆,最后加上两句点睛就立马升华了●。而不是●,每个中国字我都认识▷,连起来都不知道作词的想干嘛的黑人问号脸▽•。

  这首歌创作于1986年▼○,是为了当年第一届上海国际友好城市电视节(后改名为▲■“上海电视节▽☆”)而作□▷,当时还是用电报的方式将歌词内容发送过去的○◆。电报虽然比车马快了许多▪,但是对于如今的我们来说依然隔着漫长岁月的浪漫感…。

  王健这个名字●★,最先留意到是因为《歌声与微笑》△◇,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首歌■◇,和很多可以细琢磨的歌词不同□◆,这首歌词特别浅显▼☆,意境又无比明朗美好☆,任何时候听都会令人感到愉悦•。

  而真正有代入感的是几首插曲•●,比如《这一拜》《哭诸葛》▽,歌词不深奥◁,但是情感处处到位□-。很难想象▪,《三国演义》的歌曲其实是在没有样片的情况下创作的△。现在影视剧已经罕有这类型的插曲的▪,基本都是把主题歌的旋律变着花样播放一遍(音痴的我表示很出戏)▽▷。

  如果看多一些戏曲就会有一种感触-,故事是千百年烂熟的•,那用什么做到每一次都让观众走心呢□,就是人物的命运和情感是和每一次都共鸣到△。所以◁▪,这不仅仅是诸葛亮的《卧龙吟》•,还是在歌唱兼济天下和独善其身之间来回拉扯的心情◁。

  与此类似的还有写刘备携民渡江的《民得平安天下安》▼=,那种俯仰无愧为天下民生谋福祉的情感是高度理想化的◆,但也是一直为人所推崇的▲。

  十二章纹 你遥祭四望•,血脉奔腾的黄河长江△,是你与生俱来的张扬△•。——《为龙》

  让王健更为人所熟知的是她和谷建芬合作创作(二人并称▼“歌坛二女杰★•”)的一系列《三国演义》插曲和片尾曲•◇。尽管《三国演义》会给人一直用偏男性化色彩的感觉□▼,但是原声却是由两位女士合作的▲,有人称之为▷▷“男人戏▷,女人歌●”◆○。

  乔羽是谁呢◁□?是《让我们荡起双桨》《难忘今宵》《我的祖国》《人说山西好风光》的词作者●▲,把这些作品罗列出来○,就更能明白他的理论大约就是词浅情深▪,便于传唱而不是阅读▽◁,又值得反复推敲◇。

  《三国演义》里要数片尾曲《历史的天空》最为人所熟悉○,每次响起来的时候★,老电视剧里锯齿状模糊的人物都变得无比清晰▷▽,一张张面孔就定格在方寸屏幕里-。

  总地看下来★,这四种古风歌虽然各有各的烂□,但基本上他们是有着相同的生产套路◇。

  当这首片尾曲响起的时候▷▲,就是把观众一点点从•“三国○△”那片风云里抽出来的过程□◁,幕布缓缓合拢•☆,尘土渐渐掩埋□,时钟滴滴流转●,看过的故事似乎被一片扰乱的信号覆上了滋滋雪花•▼,只剩下古今共鸣的情感和荡气回肠的故事…。而且●,这首歌所带来的抽离过程●,不是那种遗憾式的●▽,也不是鸡汤式的★,而是平和地将一段历史看完的圆满●☆,饱含着积极又深沉的历史观□★。

  木心先生有过一个很精辟的形容△:□★“《红楼梦》中的诗-,如水草●●。取出水☆,即不好◇。放在水中★,好看□▪。☆-”很多插曲其实也如此•,歌声起的时候让人想起那段故事-,心里那股劲就慢慢鼓起来了◆△,仿佛是用歌曲把那一刻观众的所看所思所感凝固了◇。

  在王健给《三国演义》里所作偏古风的歌词里☆,我首选《有为歌》(又名《卧龙吟》)□★,有人称之为☆“古代理想主义者之歌•▲”▪…。

  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了我心弦○□。谈花饮月赋闲▪,这春宵艳阳天▽•,——《盗将行》

  对了-◇,还有一个万能的字•:殇●,•“离殇▼”◇、△=“情殇◆”•…、◆“别殇●”•●,哪里需要填哪里▲。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安利娱乐平台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zkjwz.com/anli/42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