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 > 月博会官方网站 >

纽诺股东起诉、合伙人硬怼、家长索费,悲情女创业者为何欠这么多

2022-05-10 10:28 点击:
html模版纽诺股东起诉、合伙人硬怼、家长索费,悲情女创业者为何欠这么多债?

江湖事未远,好聚更要好散。

作者 | 刘钦文 武丽娟

编辑丨武丽娟

来源 | 野马财经

女版“真还传”又出了新剧情。

前不久,一篇名为《一名女创业者的自述: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的文章,在朋友圈引起刷屏式转发,创始人王荣辉被称为“最悲情创业者”。面对投资方的起诉、学员学费、员工工资的拖欠,王荣辉选择直播卖课还钱,因此也被网友称为女版“罗永浩”。但是,罗粉也质疑,创业者中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和罗永浩一样肯担责。

但现在这个故事似乎迎来了另一个版本,多位王荣辉的合作伙伴发声表示,“都有过不被尊重、受到不公平对待的不快经历。”其中有人患了中重度抑郁症,也有人不仅投资款拿不回来,生活无收入来源还面临10万元的违约金赔付。

这场创业失败又突然不断引发反转的故事,似乎离结局还有很长的时间。

多位合作伙伴发声

从疫情下的悲情创业者到前合伙人口中“没有契约精神”的合伙人,究竟哪个才是真的王荣辉?

故事的主人公王荣辉2009年开始创业,凯时k66登录 首页,方向是早教机构??纽诺教育。2011年,王荣辉卖掉房子,拓展了第二家、第三家早教机构。2013年,成功开办了第一家托育园。2017年,她拿到了投资,一口气开到了十几家分园。

卖掉房子创业、因疫情闭园负债,这似乎是个悲情的创业故事。直到一位自称是纽诺教育前合伙人的李晓艳在朋友圈发文,讲述了自己在这场故事中的角色,是如何从一个合伙人变成FA(Financial Advisor,一般指企业的融资中介,对接项目和资金),再到被彻底踢出局的全过程,并附上多张聊天记录和邮件往来。

随后,更多的合作伙伴站了出来讲述自己和王荣辉合作的情况。

爱企查APP显示,纽诺教育立案信息29条、开庭公告46条,近一半为被告身份。除了与李晓艳的纠纷,2018年1月,纽诺教育与杜荣荣有股权转让纠纷;2018年6月,纽诺教育与徐诗敏陷入股东知情权纠纷。而杜荣荣与徐诗敏均为纽诺教育的早期股东。

杜荣荣系2015年加入王荣辉早期加盟的“亲亲袋鼠”早教中心,加入之前她在一家外企母婴杂志社工作,“我依然主要负责内容工作,包括微信公众号、社群运营等。当时以股东身份认购了部分股权份额,共计9.6万元。”2015年时双方就员工认购股权方案进行邮件往来。

杜荣荣回忆到,2018年,因长期加班导致身体状况不佳。“2018年春节前我连续工作了三四个星期,假期期间仍然持续多日加班到深夜一两点。工作完成后的大年初一高烧40度,持续发烧一周、咳嗽一个月,身心健康受到巨大影响。之后情绪持续低落了一个多月,出现厌世和自我价值否定,无奈之下在2018年3月去中山三院就诊,确诊为中重度抑郁症。”

杜荣荣表示,2018年4-5月,因为恰好有在线课程要上线,依然经常需要加班到晚上12点以后,期间病情加重,持续服用抗抑郁药物。

加上与王荣辉的很多观点不一致,杜荣荣决定提出离职,双方在谈到股权问题时爆发矛盾。“我先想的是留一半卖一半,但是王荣辉不同意,要求我全部卖给她。价格被压到了纽诺教育当时估值的四分之一价格。”杜荣荣虽不满但已身心俱疲,最终同意。

杜荣荣称,让她始料未及的是,王荣辉又提出分三年支付。已经连续多年拿较低薪资、也未得到股东应有分红的杜荣荣未能接受其条件,王荣辉便拒绝再沟通和协商,于2019年向杜荣荣发送一份回收股权通知函,要求以原价回收其持有的纽诺教育全部股权。未获杜荣荣同意后,纽诺教育于2021年又提起仲裁。

不过,据双方的《劳动争议判决书》显示,杜荣荣上诉请求提出纽诺教育对工资和期权激励等进行支付,但纽诺教育表示双方没有签署期权激励奖金文件,并不存在期权激励资金。杜荣荣证据不足,2020年二审败诉。

而在另一份关于双方股权期权争议的《裁决书》中,纽诺教育又依据《期权激励协议》要求以原价收回杜荣荣的股权,并要求其支付相应违约金。2021年7月,该请求最终被驳回。

同时,杜荣荣还表示,2020年纽诺家合伙企业曾进行过一次工商变更,显示其股东与股权均有变更。收到短信提醒后才知道,王荣辉主持的股东大会上,有人在股东决议等文件上代自己假冒签名,目前已向相关部门举报。

对于和杜荣荣的纠纷,王荣辉表示两次纠纷中的《期权激励协议》并不是同一份文件,纽诺教育败诉的《期权激励协议》中约定:离职时间距行权时间≤两年,回收价格为出资额。纽诺的成立时间是2016年1月11日,杜荣荣于2018年3月、5月两次提出离职,10月份正式完成工作交接。工作时间不满两年,因此按照出资额回购她的股权,价格是9.6万元。

纽诺教育与另一位历史股东徐诗情也发生过纠纷。2017年王荣辉曾发文欢迎徐诗敏担任纽诺艾玛国际保育园(TIT园)园长。

2017年徐诗敏加入的同时也参与投资,《判决书》显示,“纽诺?艾玛国际保育园4号园”由徐诗敏、广州纽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纽诺公司”)共同出资设立,纽诺公司出资额21万元、持股比例51%,徐诗敏出资额40万元、持股比例49%。

但在经营过程中,徐诗敏表示自己从未见过财务报表,也未获得分红。随后该园区被关闭,徐诗情要求退股。王荣辉表示,2017年纽诺鼓励内部创业,希望和员工共同发展,推出了合伙人计划。此后投资人进入,希望将园区的股权全部收到公司,于是和园长协商,公司按照年化10%的利息收购园长持有的股权。徐诗敏要求公司以3倍的价格回购她的股权,公司没有同意。

财务报表方面,“接到法院判决之后,公司依照判决提交了财务账册。法院多次通知徐诗敏行使权利,徐诗敏无正当理由不按时执行,被一审法院裁定按撤诉处理。徐诗敏的行为完全是浪费司法资源。”王荣辉表示。

此外,因签订合同时的一条竞业定制条款,双方还出现了另外的纠纷。双方规定,在担任股东期间,徐诗敏不能从事早托业务相关工作。2018年5月,徐诗敏离职,后进入广州雅居乐公司工作,但因为竞业条款被纽诺教育起诉,要求其支付违约金50万元。

徐诗敏称自己与纽诺4号园存在劳动关系,且已于2018年5月27日解除,退出合作。但因纽诺公司完全管控相关财务等,她上诉后才得以查阅公司财务,形式上无法退出合作,因此持续受竞业禁止限制,徐诗敏认为该约定因违背公序良俗而无效。

最终法院认定,虽然两者还存在股东知情权、请求变更公司登记、公司证照返还、公司解散等纠纷,但双方合同关系并未解除,因此竞业约定有效,最终判定徐诗敏支付10万元违约金。

对此,纽诺教育表示,公司和徐诗敏的纠纷已经解决了,全部为终审判决。按照双方关于园区的《合作协议》约定,竞业禁止期限是《合作协议》履行期间和结束满两年后。目前园区拆迁已经没有了,纽诺希望完成园区注销,尽快结束竞业禁止期限,这样对徐诗敏有利。但因徐诗敏是园区股东,注销需要她配合,否则公司也没法完成注销。

在王荣辉做纽诺教育之前,一起合作“亲亲袋鼠”的合伙人符欣,已不愿提起双方多年前的纠纷,仅表示,“2014年正式拆分后我们便再无联系,直到最近她的后续合伙人、老乡、校友、还有上下游合作伙伴都陆续找到我。回顾后发现我们在和他合伙期间,都有过不被尊重、受到不公平对待的不快经历。”

合伙创业罗生门:

20%原始股,还是30%FA服务合同?

“她公然把我描述成一个当年上来就问她要30%股份的贪婪的FA,这个完全不是事实,是我不能忍受的,当年的我可以选择退让和妥协,今天的我不能再被玷污和抹黑。”王荣辉合作伙伴、最早发声的李晓艳这样表示。

爱企查信息显示,2017年-2019年间,纽诺教育拿到了3轮融资,2017年3月完成近千万元pre-A轮融资,2018年4月完成6500万元A轮融资,2019年4月,又宣布完成数千万元B轮融资,总融资金额在1亿元以上。

双方的纠纷正是来自首次融资。在王荣辉的自述中,李晓艳的角色是:“介绍了一家投资机构给我们,算是一个中介,行业标准一般都是投资额的2%到3%,当时应该拿6万至9万块钱。但是她的要求是30%的股权。最后经过协商,按照投资额的5%支付了李晓艳中介费,共15万元。

但在李晓艳的叙述中,双方的关系似乎并不止于此。

两人的初识还要追溯到大学,早年间两人是大学本科的校友和老乡。王荣辉大学毕业那天,李晓艳和男友还帮忙为王荣辉打包行李,送其离校。但毕业后,联系渐少。

2015年8月,两人又恢复了往来。彼时的王荣辉为了自己当时加盟“亲亲袋鼠网”的早教中心能有更大发展找到李晓艳,并在这个过程中希望李晓艳与自己一起合伙,李晓艳则在一家互联网电商营销和流量分发精准营销的新三板公司担任副总裁。

2015年10月,王荣辉给李晓艳发邮件表示,“希望能够进一步确定你加入我们团队的事宜。”李晓艳在开始接触这个项目后开始详细了解母婴育儿领域,一方面因为有要孩子的计划,希望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好妈妈。另一方面,早期托育领域主要还是依靠老人看护,她看到育龄女性尤其职业女性的市场空白,决定和王荣辉一起创业尝试孵化这个项目。

一份2015年11月15日的纽诺育儿学院《商业计划书》中显示,李晓艳的职位为联合创始人、COO。

李晓艳早年供职于《21世纪经济报道》,曾采访过雷军、李开复、徐小平、曾李青等12位国内知名超级天使投资人,出版了《我为什么要投资你》书籍,拥有较多的投资机构资源。加入纽诺教育后便主要负责融资和分管公司品牌线上运营、公司重大合作项目业务拓展。

李晓艳、王荣辉以及相关工作人员也多次就“公司的四个方面发展规划”“纽诺育儿商业模式”“纽诺品牌建设维度及推广方案”等具体经营事宜方面进行邮件、电话和线下讨论。

据李晓艳的微信公号发文显示,2016年4月,王荣辉主动向其承诺,会给其不低于20%的原始股和期权。彼时的各类文件中,李晓艳的股权比例也明确标为20%。

但到了2016年10月,双方的关系出现转折。10月18日,王荣辉给李晓艳发了一封“股权置换协议”的邮件,双方的合作模式突然从承诺的20%股份,变成了以未来完成各种对赌任务结果,才能获得对应百分之零点几股权的“佣金+极少量股权”合作模式。

至于王荣辉提到的30%FA融资服务合同,李晓艳则表示从未见过。

即使价码变小,但彼时双方依然存在合作关系。李晓艳在微信公号文章中表示,因担心此时翻脸,之前的付出都将付诸东流,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所以选择接受了该股权置换协议。但让她没想到的是,王荣辉竟然再次反悔。

2017年初,李晓艳应约在广州天河漫咖啡与王荣辉谈股权置换协议履行问题,李晓艳称:“这是一场对方有备而来的商谈。全程王女士用接近屈辱和胁迫的方式以各种理由让我放弃《股权置换协议》里约定的给予我的权益。我无法判定非法和合法之间的界限,但期间经历的过程是我今生截止目前经历过的最屈辱的经历,这种屈辱对我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来说无法用语言描述。”

最终王荣辉此前承诺的20%原始股、《股权置换协议》均违约没有全部履行。李晓艳随后退出纽诺教育,两人就此不再联系。

对于李晓艳的文章,王荣辉回应,商业计划书中的内容,最初发给李晓艳的BP里没有她,是她把自己加进去的,放到联合创始人的位置。联合创始人首先应该是股东。股份可以是通过出资取得,或者通过股权转让取得,李晓艳都没有。她不是股东,更不是联合创始人。

对于李晓艳朋友圈中所说“王荣辉开着1个半死不活的小早教中心”。王荣辉表示,“你们可以在网上搜索到我之前大量的媒体报道,2015年我已经和鲍秀兰、耶鲁大学教授、德国著名睡眠专家等同台演讲了。”

有关聊天记录中承诺的股权,王荣辉表示,“我想给她股权和我最终给了她股权,这不是两回事儿吗?我最开始不懂融资,李晓艳曾经做过多年财经记者,又写过《我为什么要投资你》一书,聊天的时候她又说了很多大人物,我那时候真的认为她好厉害,同时一起从新疆出来打拼,我怎么比她差这么多。我把商业计划书发给她,她还愿意帮我站台,帮我找投资人。我非常感谢她,也很信任她,就想邀请她一起做事情。”

王荣辉还表示,当时的投资人也反对此安排,认为20%股权比例太高,投资人投资300万才5%股权,李晓艳什么都没做,也没有行业经验凭什么拿20%的股权。

口头的20%股权作废后,王荣辉又去找了李晓艳“引入”的投资人,“他说他是同一天认识的我和李晓艳,李晓艳怎么能算中介呢?就算李晓艳真的是融资中介,也不能给0.9%股权+现金这么高的中介费。”

“无论之前有多少高光时刻,如今都是创业失败、负债累累。不知道李晓艳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要歪曲对六七年前的事实?她说的那些,足以让她自己无法在创投圈立足了,除了澄清她的不实言论,我不想说太多。”王荣辉表示。

同时李晓艳也在微信公众号文章中表示,“已对所有不实信息、侵犯隐私、名誉有损的信息和言论都做了司法公正和证据保全,我不会主动伤害谁,但必要的时候我会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被曝家长退费难,辞退孕期员工?

据“三言财经”报道,从家长维权群统计的信息来看,不少家长从2021年10月底便协商进行退款,至今未有结果。王荣辉3月18日的财商课直播中,大量家长涌入直播间留言,希望能得到退款事宜的正面回应,但王荣辉没有解答。

此外据裁判文书网显示,2020年就有家长因退费问题与纽诺产生纠纷。2020年1月15日,黄某1的母亲袁某以黄某1的名义与纽诺公司签订《纽诺艾玛保育园入园协议》,约定购买3个月全天班课程包18020元,及3个月餐费1980元,共计2万元。

但因疫情影响未能开课,黄某主张解除合同,退还款项,却遭到拒绝,纽诺提出应由双方依据公平原则共同承担。最终法院认定应全额退还。

裁判文书网中,和此案件情况类似的便有4位家长。除了家长面临退费的问题,纽诺教育员工也在声讨薪资。王荣辉的个人社交平台上,有不少纽诺教育前职员、家长身份、以及网友在其作品中发表评论,表达讨薪、退费的诉求。

对于和家长的纠纷,王荣辉表示,2020年疫情停业6个月左右,7月复课时正好赶上一波孩子毕业去幼儿园,涉及退费的孩子多达2000多名、金额超过2000万,最终通过诉讼解决的大约1%,整体占比是非常少的。多数家长对纽诺的退费比例是满意的。已判决的,我们已经全部完成了退费。

值得注意的是,裁判文书网中,做育儿生意的纽诺公司还曾与一名孕期员工产生劳动纠纷。2019年4月,黄秋婷因出现“先兆流产”被医生两次建议休息一周,但由于钉钉系统没有审批人,无法完成请假手续,黄秋婷便向自己的上司、人事专员等说明情况并报备。到2019年5月7日,黄秋婷却收到《自动离职通知书》,表示黄秋婷已连续旷工10天,按自动离职处理。

最终判处纽诺公司支付黄秋婷病假、孕期工资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

除了家长和员工,王荣辉“负债一亿”中投资人占了大头,王荣辉对投中网表示,“家长已经提出退费的大概是300多万,没有申请退费、还在托育的家长缴费大概是600多万。员工的工资欠了不到200万。银行贷款1000多万,我个人无限连带担保的。剩下大约7000多万是欠投资人的,已经有投资方起诉了。”

有广东省创投圈人士透露,第一轮参与投资的广东省文投已做好起诉准备。

目前王荣辉在抖音平台拥有60.2万粉丝,每周四、五固定进行直播。发布的内容以育儿话题和亲子关系等为主。

对于外界各种声音,王荣辉在直播中曾有所表示:“自己现在不管别的,只想好好直播做内容,然后卖课退费还债。”且称,已做好用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时间去解决退费的准备。

同时,也有人为王荣辉发声,王荣辉的律师在微信公众平台发文《我是王荣辉的律师,我来告诉你谁是骗子》,言辞激烈,开篇即指“看到李XX的小作文!压不住的火!欺负人没够是吧?”对于李晓艳提及的融资问题,则表示,“两个投资人,其中一个投资人是您引荐给王老师的,另一个投资人是自己主动找王老师来投资的,跟您可一点关系都没有。”该文章目前已被自行删除。

对于删除原因,王荣辉表示,是她请张律师删了文章。原因很简单,“我不想再去扯了,我们共同认为不要把舆论焦点引导这种无聊的八卦上,应该做有意义的事情。”

据张律师所发文章和王荣辉提供信息显示,天使轮投资的毅聪资本梁少聪,在朋友圈两次发文表示,“我陪伴了公司六年,有些话不想说,太不堪了,企业还继续经营时间换空间,不要逼我说真相。”“六年前我是同时认识的王老师和晓艳,作为投资人对纽诺尽调时,李晓艳不是创始人,确定投资后才知道晓艳还有FA协议,我觉得不太合理。”

李晓艳在微信公众号中也提及和梁总的关系,“这中间,梁总作为第三方来找我调停和说和,最终,一如我第一次在个人朋友圈里第一次写的,也许不想再和不值得的人和事纠缠,也考虑到整件事情里作为我成长营师弟的梁总可能也对此前的事不知情,最终,我选择了和解,放弃了所有王女士和我承诺的纽诺股份。”

创业路上的聚散离合

创业圈内有句话:“成功者多有相似,而散伙者各有不同”。

合伙做生意本可以是互惠共赢好事,但因为公司经营的理念,或是利益的分配,导致最后南辕北辙,甚至反目成仇,这样的故事不在少数。

国美的黄光裕与陈晓的控股权之争、共同创立了海南万通的万通六公子最终解散、真功夫夫妻离婚后导致股东内斗.....不合理的股权设置、利益分配不平衡、合伙人理念冲突等,都可能是扫兴散伙的原因。

俞敏洪、徐小平和王强曾被外界称为“新东方的三驾马车”。三个合伙人在现实的创业过程中,也同样矛盾重重。2006年,新东方成功上市,几位合伙人因此身价倍增,但是后期因为经营理念的不和,对于分完股份后的权利分配仍存在分歧,最终,徐小平、王强离开新东方,“战争”宣告结束。不过,再见还是同学、朋友。

徐小平曾有言:“人生最悲哀的事情,是年轻的时候不懂爱情,创业的时候不懂股权。”很多合伙创业失败的案例,与股权架构的不清晰、不合理不无关系。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创业好比人生,聚散离合似乎是常态。不过,分庭不抗礼、中国“第一创业团队”??“携程四君子”的故事提供了另外一个范本。

梁建章、季琦、沈南鹏、范敏,是携程四大创始人,既有共同的梦想,又各有专长。范敏曾经说过:(对于利益)刚开始不要计较,杀出一条血路再说。但是到后来,公司上了轨道,就要真计较,不能假计较,一切以商业规则来办事。真计较的一个原则,就是以公司利益为重,而不是个人利益为重。对于利益的问题,季琦也有相同的理念。创业路上,即便有过分歧,他们四人有一致的原则:以共同的事业为大。

如今他们分头作战,在各自的领域有所深耕。2019年携程20周年庆的会场上,“携程四君子”再聚首,让大家再次共同回首他们的创业故事。

京师律所刑委会副主任孙建章律师建议,合伙创业,必须要把双方的利益,关心的问题谈开谈透。且全部事项都要形成书面文件,不轻信口头承诺。比如股权架构从创业初期就要设计好,包括各自的比例,表决方式等。如无特殊情况,最好不要代持。最好提前咨询专业人员,有条件的情况下,组成专业团队参与。最后,契约只约束君子不约束小人,所以必须提高契约精神。

李晓艳对契约精神也有自己的理解:“我们做创投的也经常被划到金融圈,我自己的体会其实金融的本质功能虽然是‘杠杆’,但真正支持它背后的是信用??即信誉和契约精神,它比黄金还可贵。我认为契约精神的本质就是言而有信,你要么不答应,如果你答应了就要言而有信。”

对于纽诺教育如何从鲜花着锦走到一地鸡毛,你有何看法?欢迎下方留言讨论。